小说正文

我愿与你共余生小说阅读

宋小文顾爵西小说的名字是《》,这里提供我愿与你共余生小说,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!她想逃,可没他的允许,她根本逃不了。“你一直没回公寓,我一个人住害怕,所以我回自己那了……”这理由之前就已经想好,没想到还真用上了。

《我愿与你共余生》精选:

她想逃,可没他的允许,她根本逃不了。

“你一直没回公寓,我一个人住害怕,所以我回自己那了……”这理由之前就已经想好,没想到还真用上了。

顾爵西笑了,耀眼得使人睁不开眼,他掐灭烟头,提起地上的纸袋子,走到床头,一把掀开被子,露出宋小文的脸:“别怕,以后我上哪都带着你。”

他的笑容真的好迷人,蛊惑人心,她的心脏不由自主跳得巨响,可她依旧感觉很冷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即便是笑,他的笑里也没有温度。

顾爵西一直阴晴不定,她内心很忐忑,还在想昨晚的事情:“那个……你能不能告诉我,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

“从唐希冀家里抱你回来的。”

“那我和他之间没发生什么事吧?”昨晚唐希冀身上的浴袍真是刺眼,她有些不敢想。

面对宋小文那双紧张、慌乱的大眼,顾爵西突然有了丝兴趣,声音瞬间冷了八度:“难道你以为你身上的那些痕迹是我造成的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宋小文急得甚至要哭出来。

听出宋小文此刻希望昨晚的是他,顾爵西心里确实有些得意,可表面上依旧态度冰冷:“看你以后还敢再乱喝酒!”

顾爵西的话,无疑让宋小文确定昨晚的男人是唐希冀,她气得死死抓紧床单,恨恨道:回头一定找他算账!

收起玩味的眼神,他从纸袋里拿出一套白色的蕾丝连衣裙,还有一套同款的内衣裤:“换上,拿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。”

接过衣服,还带着一股柔软剂的清香,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新的还被洗过了,对于顾爵西的细心,宋小文心里莫名有了丝暖意。

顾爵西依然一动不动地望着她,眼眸中透着某种情愫,令宋小文心跳又加速了:“拿户口本和身份证做什么?”

“登记结婚。”这四字,说得毫不费力,甚至有些随意。

她双眼瞪得老大,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所听到的,顾爵西要跟她登记结婚,这是为什么?

他们俩又不相爱,甚至连喜欢都没有,仅有的关系也只是在床上,怎么能够结婚呢?

“快穿上,别磨蹭。”顾爵西不想再耗时间。

“我不愿意!我不想!”回答的很干脆,宋小文不知道顾爵西怎么想的,可她绝不拿婚姻开玩笑。

顾爵西一把将宋小文拽起来,冷言道:“宋小文,就因为昨晚的事,我就可以让盛晴天消失!别再让我说第三次。”

昨晚上了陌生男人的床,她一下子就心虚的说不出话来,还有盛晴天这个威胁,宋小文不再说什么,换好衣服化了特效妆,与顾爵西回了一趟她的出租房,拿上户口本就去民政局登记。

在登记时,宋小文全程面无表情,顾爵西也是,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还很诧异,迫于职业精神,愣是憋住好奇心。

工作人员抚了抚眼镜,男方俊美的让人过目不忘,女方丑得让人过目不忘,两人貌不合神更不合,问了两人是否自愿后,终于敲上了两个红色的大印。

一出民政局,已经达到目的,顾爵西就回公司上班了,宋小文找了个借口说要回出租屋一趟。

顾爵西临走前警告宋小文,限她三天内将所有东西打包搬去他的公寓,逾期将她的东西全部当垃圾丢掉,还威胁会让她的前室友住不下去。

宋小文坐在地铁上,暗地里骂了顾爵西无数遍,当然也包括唐希冀。

唐希冀这个贱男人,当时看他在夜色会所彬彬有礼,还一副帮她说话的样子,转眼就趁她喝醉趁人之危,简直不能忍!

顾爵西,她是不能拿他怎么样,因为有盛晴天这个顾虑。

可唐希冀,她怎么着都不会吃下这个暗亏!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,这口恶气怎么也吞不下!

失去理智大脑的宋小文,也不想想,顾爵西的女人要是真被身边的兄弟给睡了,还用得着她动手?

上网查到了唐希冀的公司信息,知道他是唐文国际传媒的总裁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!

出了地铁口就是新闻传媒商业街,这里全是高级商务楼,可谓寸土寸金,望着雄伟的建筑群中那幢最高的商务楼,银色的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:唐文国际传媒。

宋小文呼出一口气,坚定勇敢地往大厅走。

一进大厅,她本想往电梯方向走,被一位前台拦住:“您好,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的话,您不能上去,您请回吧。”前台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,笑得很职业,眼中明明对宋小文有些鄙夷,却隐藏的很好。

“你打电话告诉唐希冀,我叫宋小文,如果他不见我,明天我就让他上头条!”宋小文虽在虚张声势,但眼中的愤怒和寒光,竟让前台女孩有些慎得慌。

前台想了想,还是没有叫保安,先打电话更保险:“您好唐总,大厅里有位叫宋小文的小姐……”

真是奇怪,她都没说完,唐总就同意让她上楼了。

眼带着疑惑,偷偷打量着宋小文,将她带到专属电梯,刷了卡,让宋小文进了电梯。

数字显示在八十层,随着电梯不断上升,宋小文倒有些紧张起来,她从未处理过这样棘手的事情,她甚至有了普通女人同样的想法,发生这种事,选择不伸张不报复。

在总裁办公室里,迅速整理着装,一脸欣喜的唐希冀,怎么也不会想到,很快一顶乌龙帽即将扣在他的头上。

还不等宋小文放弃,楼层已经停在了八十层,只能硬着头皮走出电梯。

宋小文暗骂自己:你是不是贱!发生这样的事,想当作没发生过吗?你是人不是包子任人欺负!

瞬间又有了气势,大步向前,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,已经坐等在沙发处的唐希冀刚站起:“宋……啊……”

辛辣刺激的喷雾疼得让他弯下了腰,宋小文拿着她的包轮番暴打唐希冀,他却一直没有还手,只是嘴上一直在喊:“宋小文,你为什么要打我?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“误会?”宋小文冷笑着:“唐希冀,看你有模有样的,其实是个衣冠禽兽,你无耻、不要脸……昨晚你趁我喝醉酒做了什么,你说!”


烟泡树厂家 hkjum112319.51sole.com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