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叶千金陈来小说-极品狂婿在线阅读

极品狂婿第二章 垃圾中的垃圾

“什么假货?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从拍卖行淘回来的羊脂白玉,拍卖能有假货?你懂个屁!”叶海明来了火气,且不说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,就冲陈来敢开这个口,他就忍不了这口气。

陈来目光从白玉瓶上移开,“这么说,你能在拍卖会上买到假货,我还得喊一声‘牛逼\\’了?隔老远就看见你那玉中的小气泡了。爷爷只是老了,又不是瞎。人养玉、玉养人,假货百害无一利,你就用这东西孝敬爷爷?”

叶家本不是上流世家,对玉没有研究,只知道贵的肯定就是好的,一时间鸦雀无声都等着叶海明回应。

叶海明也是气紧,心道这废物东西怎么今天敢跟他较起劲了,一把揪着陈来的衣领,“你不就想让我下不了台吗?现在连说谎都不打草稿了?”

站在一旁的叶千金默默看向陈来,亲戚们似乎也觉得叶海明说的在理,连他们都分不清玉石真伪好坏,陈来这个要啥没啥的废物说的话,又怎么能信呢。

“真玉不吃刀。我有没有说谎,你敢试吗?”陈来仰起头,眼底尽是自信,看得叶海明心里发慌。

叶海明当然知道玉是假的,他就是跟那拍卖行的人熟络,私下走了账,用公司公账花大价钱换个劣质白玉,剩下的钱自然不言而喻进的是他的口袋。再说爷爷也未必懂玉,拿来孝敬他老人家这么一箭双雕的好事何乐不为!

“陈来,瞧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就算在家受了窝囊气也别跑到这地方撒呀。”

“可不就是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“这可是爷爷的大寿,你闹什么闹!”

叶海明听了亲戚们的话顿时嘴角弯起讥讽的弧度,神色得意。

陈来苦笑,既然他们不懂,继续辩解也没有意义。

叶千金退了半步,声音清冽:“咱们是不懂玉,但爷爷懂,叶海明你还不知道吧,你出国谈生意这几个月爷爷迷上了古玩,等爷爷来了真假自有分辨。”

五年了,这还是叶千金头一次挺起腰板替陈来说话。

“老爷子来了!”一声呼唤,众人这才将注意力从叶千金二人身上挪开。

一个身宽体胖面露红光的老头坐在轮椅上,被人缓缓推出来,老人面色凝重,气场何其强大,一时间偌大庭院鸦雀无声。

自叶老爷子创办盛烽公司名利双收后,家族产业越做越大,明面上所有人将他当成皇帝来捧,背后却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对着他的“皇位”虎视眈眈,奈何叶老爷子身体健朗,事事亲为,半点要分权给亲戚的意思都没有。

老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人,眼尖的都知道,这是典当行的李老板来贺寿来了。

叶海明汗如雨下,好来不来居然来了这么个人物。

“爷爷,李叔叔,叶海明送的这玉瓶这么大,我们都看不出真假来,您快看看。”叶千金也不明说就是假的,心里却暗暗向着陈来,他从来不会主动给她惹麻烦,要是他说的是真的,自己也能在叶海明面前风光一回,让叶海明知道收敛。

叶海明气不打一处来,想收回的时候李老板已经推着老框眼镜凑了上来。

叶千金连忙道,“李叔,这真的是和田羊脂玉吗?陈来说这是假的。”

就算爷爷看不懂玉,李老板做了几十年典当生意,难道还能看不出来吗,瞧叶海明那一脸尴尬样,这玉铁定就是个廉价货。

陈来也觉得这下稳了,抬头朝叶海明瞅去,叶海明满脸冷汗,下意识的往人群里钻。

可李老板回头看了看叶老爷子,忽的起身笑道,“哟,这么大的和田白玉瓶,叶老您可真是好福气啊!这可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好货色,价值不菲!”

“什么?”叶千金瞪大了眼睛,这话连陈来也感觉不可思议。

叶老爷子狠狠瞥向陈来,声音沉如闷钟,“陈来,你是什么东西?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污蔑海明,还不快给海明道歉。”

叶海明紧张了半天,听到这话心里悬着的石头猛地沉入肚里,没想这李老板也是个真眼瞎,事情总算是瞒过去了,赶紧煽风点火,“你们都听见了吧,他就是冤枉我,什么都不懂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。”

这简直是晴天霹雳,让原本就不受待见的叶千金一家更加举步维艰,就因为他一句话。

陈来这下明白了,自己就算看出来又能怎样,难道李老板能当着李家所有人的面数落叶老爷子的亲孙子?叶海明还很可能是未来盛烽公司的继任者,李老板是明白人,怎么可能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。

“老婆,我……”

“哼,原本还以为你只是没用,没想到人品还这么差!真是垃圾中的垃圾!”叶海明冷笑,“叶千金,你是不是跟废物呆久了脑子有问题啊,你帮他说话?今天他不跪下给我道歉,就别想回去了!”

叶千金小脸涨的通红,感受到众多火辣辣的目光投来,只觉无地自容。

没有人知道她今天到底遭受了多大的委屈,哪怕回到家还有陈来给她添乱,家不是家,她用力推开陈来,冲他大喊,“我就不该相信你!你把我的脸都丢光了!你给我滚!”

陈来铁拳暗握,可见她眼底泛红,任性地憋着眼泪,故作坚强的模样让人十分心疼,她冲他吼,还不就是不想让他给叶海明下跪,为他争取最后的尊严。

陈来被叶千金赶出去,在别墅外面站着抽烟,屋内时不时传出几句对陈来的讽刺。

这些年陈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这种待遇了,却没料到自己会在看到叶千金哭泣的时候变得那么恐惧,他不想叶千金再为自己哭了,谁都不可以让她哭了。

长长的吐出烟雾,陈来蹲在地上眉头紧锁。

一道靓丽的身影追出来,半天才找到他。

“老婆,你在找我?”

叶千金脸上没有笑容,也没有歉意,甚至找到蹲在地上的陈来时脸上还划过一丝厌倦,陈来都做好了挨骂的准备,却不料她道,“陈来,我不需要你为我出头,你没那个本事。”

“你相信我吗?”陈来忽然问道。

她道,“我信你也没用,就算你是对的,以你的身份在叶家说话又能有多少分量。我们迟早也会离婚,你为我做这些事没有意义。”

陈来拉着她的手,那细嫩柔滑的小手他五年来都不曾牵过几次,叶千金立即要抽手,却被他握住了,他轻声道,“老婆,这五年辛苦你了,苦日子到头了。只要你开口,我随时都可以为你改变。”

叶千金听着他暧昧不明的嗓音,仿佛一击重锤落在她心里,这种生活,真的……可以结束吗?

可她有很快清醒过来,如果这世上真有能搭救她的英雄,那个人一定不是陈来!

正当这时,别墅外忽然停下一辆紫金色劳斯莱斯,后面跟着停下七八辆宾利,屋内的人听到动静都纷纷出来围观,一出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

统一打开的车门内整齐的走下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,每人手里到捧着礼盒,递到众人面前拆开。

金玉良石,锦绣华椴,精致手表,极品雪茄,百年国窖,几大箱现金……

闪得一大家子人眼睛都花了!

领头的西装男身形笔挺,目光落在陈老爷子身上,不卑不亢,更似乎有些目中无人的意思,“听闻叶老先生寿辰,天海财团特来送上贺礼,这边是陈先生补给叶家小姐的聘礼,请收下。”

说罢,又送上十套八套比前面更为贵重的红艳艳的金银首饰。

“天、天海财团?我没听错吧?”老爷子直感觉一口气没呼上来,天海财团那是什么,那可是A市顶级财团,十个叶家的财力加起来都舔不着人家鞋尖!他们怎么会来送聘礼?还这么大手笔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