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秦婉儿厉骞凡是哪部小说

这里提供秦婉儿厉骞凡是《》小说的解答,石榴裙下厉少的危险游戏小说故事发展迅速,情节曲折,内容精彩。他一看就不是平凡的人,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就不是可以模仿的。秦婉儿刚要抬头去看,忽然她感觉有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。

精选内容:

“婉儿……”

她的双手不自觉的在颤抖,如果看到她的指尖,就一定能感觉到她的无助。

苏策怎么会不知道秦婉儿的性格,他把手里的鲜花塞进她的怀里,“婉儿,看到你男朋友回来,高兴的都说不出话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男朋友?”

突然,一道声音插了进来,十分的突兀。

苏策循着声音看过去,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秦婉儿的身后。

他一看就不是平凡的人,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就不是可以模仿的。

秦婉儿刚要抬头去看,忽然她感觉有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。

“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女人,还脚踏两条船呢?”

厉骞凡幽深的眸子扫过苏策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,“我只记得……她有个眼瞎了的前男友而已,是你吗?”

“……”

秦婉儿瞪圆眼睛,完全不知道眼前这是什么情况!

厉,厉总居然对苏策说,自己是他的女人……

她忽然想到了乔新对自己说的话,难不成这新总裁真对自己有……那种意思!

可是眼下苏策对自己纠缠着,除非自己承认了和厉骞凡的关系,不然苏策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离开。

“婉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苏策完全没想到会有眼前这一出。

他派人调查过秦婉儿,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她的动态,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!

“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。”秦婉儿冷下脸,往厉骞凡的身边凑了凑,“你快点走吧,这花你还是留着给别人吧!我男朋友……会生气的。”

“我不信!”苏策摇着头,有几分踉跄的后退几步,“我不信!婉儿,你别拿这个开玩笑——”

秦婉儿刚想说话,蓦地,她感觉自己的唇上有种软糯的感觉。

那上瘾的烟草味顿时弥漫在她的左右,放大的一张俊脸就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
总……总裁居然在亲自己!

而且这里可是公司,还有前台在看着呢!

秦婉儿心慌起来,甚至都忘记了要去推开他。

一吻完毕,厉骞凡动作自然的擦了擦薄唇,“我不是很喜欢别的男人觊觎我的东西。”

说完,还没等秦婉儿开口,他就拉着她的手腕离开了。

留下一脸惊愕的苏策……

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!

……

完了完了完了!

秦婉儿现在脑海里除了这两个字,已经想不出来别的了!

中午的事情,恐怕公司上下早就传开了,估计连扫地的大爷大妈都得知道。

出去谈完合同的乔新一进公司就听到了他们议论,连高跟鞋都没换就直接冲了过来。

“秦婉儿——你不是口口声声跟我说你跟新总裁没事吗?!”

“……”这个,她也很难解释好吗?

“你什么时候勾搭上总裁的,说!如实交代!”乔新双手掐腰,完全是一副严刑拷问的样子。

秦婉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!总裁只是想帮我一下而已,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。”

“帮你?”乔新才不会相信呢,“帮你都帮到要热吻啦?还承认你是他的女人!秦婉儿,你都要当总裁夫人了,居然这事还瞒着我!”

“……”秦婉儿本来还想解释,可是看乔新这样,自己无论说什么她都不会信的了。

乔新刚想继续盘问,忽然薄鹰在外面敲了敲门。

“秦秘书,厉总让您去一下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秦婉儿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,经过刚才的事,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厉骞凡了。

这个新总裁,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!

第一天上任就闹了这么一出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。

……

“叩叩叩——”

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。

听到里面厉骞凡的声音,秦婉儿才敢推开门走进去。

还没等厉骞凡说话,她就先开了口,“谢谢总裁刚才替我解围,不过公司现在上上下下都在传这件事,希望总裁能帮我解释一下——”

“今天晚上,搬到我那里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厉骞凡放下手里的黑色钢笔,眸子扫过她的脸颊,“有问题吗?”

“我不是……很明白厉总的意思。”

“我不喜欢我的人,被其他男人觊觎!你住在别的地方,我不方便盯着。”厉骞凡的口吻完全就是命令的,没有打算征求她的意见。

秦婉儿蹙了蹙秀眉,心里顿时对眼前的总裁升腾起一种厌恶。

原来乔新说的一点错都没有!

枉费她上午的时候还在想,这个总裁真的不错,一上任就给自己加工资。

“厉总,我想你误会了什么!刚才在大厅,我没有否认和您的关系,是我的不对!我只是想要避开苏策的纠缠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”秦婉儿深呼一口气,“还有……我觉得我不再适合这份工作,希望厉总能批准我辞职。”

她能在这份工作上做这么久,就是因为老总裁一直都对她像女儿一样的照顾。

从来没有什么猥琐的行为!

她也不接受任何的潜规则。

“秦婉儿。”厉骞凡的俊脸面不改色,“父亲秦孝经营一家装修公司,母亲唐玉专职家庭妇女,弟弟秦颜廷正在读大学。”

“你调查我?”秦婉儿一皱眉,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。

“你父亲的公司因为给你弟弟念大学,现在已经是个空壳子了,急需有人资助。”

“厉总觉得我会因为这个出卖身体?!”

厉骞凡一笑,他太了解秦婉儿的性格了。

不过……

“秦孝……应该不是你父亲的原名吧?”

秦婉儿的脸色骤然煞白——

“你……你连这个都查了!你这么做就是为了逼我嫁给你?!”

“我没说娶你。”厉骞凡耸耸肩,“秦婉儿,晚上是薄鹰去接你,还是你自己搬来。”

时间像是被静止了一样,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。

“……我自己去。”

……

秦孝……应该不是你父亲的原名吧?

这句话不断回荡在秦婉儿的脑海里,像是被单曲重复了一样。

她本以为这件事会石沉大海,再也不会有人知道!她明明已经处理的很好了……

“喂!”

相关阅读